评论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:
请输入手机号码,通过短信验证(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):
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,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。

市场力量不足以遏制气候变化

沃尔夫:投资者寻求回报,而不关心未来人类的福祉。如果当今的投资决定对未来有不利影响,政府必须影响甚至否决这些决定。
2024年7月3日

Lex专栏:谁是比亚迪的真正竞争对手

中国最大电动汽车制造商并不是唯一正在扩大市场份额的公司。本土竞争对手极氪和蔚来的追赶速度比预期快得多。
2024年7月3日

中国出口商担心圣诞货运危机

在这一贸易关键季节,红海袭击事件推高了货运成本,并促使部分美欧客户要求提前发货,导致制造商不得不赶工。
2024年7月2日

入党或不入党,那是个问题

林原:在国内大学任教期间,周围教师大多是中共党员,少数参加了“民主党派”,我属于极个别未参加任何党派者。
2024年7月2日

勒庞和特朗普卷土重来

拉赫曼:民粹主义者们提出的简单化解决方案在付诸实践后就会失败,法国和美国也许即将重新领悟这一痛苦的教训。
2024年7月2日

押宝“地球工程”是不是值得?

阿胡贾:尝试修复气候的“地球工程”实验理应引发关切,但我们需要搞清楚这类方法会不会有用。
2024年7月2日

当身兼多职者遇上重返办公室的规定

每天都要到办公室会让你很难同时应付多份工作,但远程工作模式让这成为可能。现在雇主们却要求员工重返办公室。
2024年7月2日

人口仍然决定命运

尤达:保罗•莫兰在新书《无人剩下》中阐述了,人口危机已经到来,各国需要“大胆的实验”来找到解决方案。
2024年7月1日

“日本资本主义之父”:对中国企业家有什么启发?

李海燕:新日元人像是涩泽荣一,他很早就提出“企业是公器”,所有制不是判断企业好坏的标准,互联网平台企业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“公器”。
2024年7月1日

亲自下场的亚马逊和悄然改变的中美贸易模式

Jason Li:中美之间的监管阴云让中外零售商一视同仁地遭受压力。在这个背景下,跨境电商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,但一定是确定性最大的选择。
2024年7月1日

亲特朗普财阀的愚蠢之处

沃尔夫:许多商界领袖认为,关于特朗普重返白宫的危害的担忧是危言耸听——这种看法是错误的。
2024年6月28日

越南反腐,越反越腐

叶胜舟:阮富仲任总书记13年以来,腐败分子越抓越多,层级越抓越高,可见腐败现象并未减少,腐败土壤难以铲除,当官常贪、越反越腐。
2024年6月28日

土耳其进行曲

王军:在融入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征途中,在“音调未定的传统”与旋律已定的现代之间,中土两国都面临着能否实现“创造性转换“的关键时刻。
2024年6月28日

AI需要我们的数据才能为我们治病

桑希尔:科学家认为,患者数据对研究者来说就像“液体黄金”,而目前数据稀疏制约着人工智能在医学领域的用武之地。
2024年6月28日

为什么父母不愿意换小房子?

希伍德:随着生育率降低,父母们往往在能装下一大家子人的大房子里独自生活,但又不愿意换成小房子。
2024年6月27日

对欧盟关税政策,中国反制还是“以和为贵”?

黄蓥祺:在中美经贸走弱的背景下,中欧经贸关系的权重就必然走强,面对突发关税制裁威胁,中国政府所需要投放的外交资源显然会更多。
2024年6月27日

是否应该考虑购买美股小盘股?

伍治坚:截至5月31日,罗素2000指数平均预期市盈率比罗素1000指数便宜了27%左右。如果均值回归的规律依旧有效,大盘股和小盘股的估值差距迟早会缩小。
2024年6月26日

雇主该不该更严密地监视远程员工?

拉瓦尔:居家办公的员工往往在家庭和工作责任之间感到无休止的拉扯。雇主应帮助解决这一冲突。
2024年6月26日

哪种供给侧政策会在欧美选战中胜出?

霍尔丹:供应侧政策几十年来一直被右翼把持,如今中左翼也提出了自己的现代供应侧政策。
2024年6月26日

居家办公好不好要看“实锤”

阿胡贾:两位学者与携程合作开展的实验表明,两天居家办公的混合办公模式不仅不会导致生产率下降,还能提高员工满意度。
2024年6月26日

中国楼市深度调整还未结束

陈龙:与周期性因素相比,结构性因素是当前楼市调整背后更大的力量。可能出现的比较好的情况是,住房销售在年底前开始企稳。
2024年6月26日

Lex专栏:减肥药在中国的广阔市场前景

诺和诺德的Wegovy已在中国获批用于超重和肥胖症人群的长期体重管理。这家丹麦制药商在面对中国市场巨大需求的同时也将鲜有竞争对手。
2024年6月26日

李强:中国有信心实现全年5%的经济增长目标

在2024夏季达沃斯开幕式上,中国总理还不点名批驳了美国对华实施的“脱钩断链”和开历史倒车的政策。
2024年6月25日

特朗普在2024:温和转向与胜选可能

王一鸣:2024年,特朗普的竞选姿态和竞选策略正在发生某种程度上的质变,这是由何驱动的?目前看,特朗普不大像是这一策略调整的施动者。
2024年6月25日

法国可能引爆下一场欧元危机

拉赫曼:马克龙在4月下旬警告“欧洲未必能够永生,它可能会灭亡”。谁知道仅仅几周后,法国总统竟然真的开始证明他的高见。
2024年6月25日

经济趋势下的政策空间

刘海影: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政策并无多少空间,经济将生活在一个中央政府保持定力、地方政府保持创造性的世界。
2024年6月25日

俄朝结盟:温而不热,合作有限

叶胜舟:即使军事同盟,定义权、解释权和主动权仍然完全掌握在强国手中,中、俄都会对朝鲜盟友实施战略模糊。
2024年6月24日

鲍威尔的美股隐喻(上)

陈稻田:作为全球影响力最大央行的主席,鲍威尔的讲话“含金量”十足。最近几次的鲍威尔记者见面会,有什么关于美股的“真谛”?
2024年6月23日

中国需要再全球化

李伟:中国需要再全球化,重构我们的供应链,才能尽可能规避地缘政治风险,升级比较优势,继续保持竞争力,从而推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。
2024年6月23日

不再穿袍子的阿拉伯姑娘和跨境电商的韧性

Jason Li:跨境电商行业在阿拉伯世界展现了其极为强劲的灵活性和适应性,迅速占领了改革带来的新兴市场。
2024年6月23日

每周时事分析:朝俄合作必然是有限的

曹辛:虽然朝俄签署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》,但双方的相互支持是有条件的和有限度的,至少同《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》相比是如此。
2024年6月20日
上一页‹‹12345678910››下一页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