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观近思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:
请输入手机号码,通过短信验证(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):
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,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。

消费者维权可以有团队吗?

刘远举:很多人认为,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、团队、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。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:“事情性质起变化了”
2021年5月6日

特斯拉事件的另一种可能

刘远举: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,舆论几乎一边倒,随着更多细节流出,另一种可能存在吗?
2021年4月25日

我的姐姐不该只有性别视角

刘远举:个人独立当然要,但不是朝着消灭家庭、或者通过消灭家庭来得到的。这是历史的教训。
2021年4月19日

身份的幻象

刘远举:当一个男性觉得杨笠侮辱到他了,是因为他的身份选择范围实在太少了,或者说,能够令他感到力量感的身份归属太少了。
2021年4月8日

淘宝特价版入驻微信,只是事情的开始

刘远举:淘宝特价版入驻微信是“舍得孩子去套狼”,到底能套到狼还是舍孩子还不确定。但巨头们的互联互通对中国互联网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。
2021年3月24日

黄峥辞职与中国企业家的“技术自觉”

刘远举:静水深流,答案还需从细节处去寻找。黄峥的退,某种程度上,既符合企业发展的逻辑,也符合个人自我实现的规律。
2021年3月19日

大厂员工阶级分析

刘远举:反对资本、反对剥削最重要的事是阶级身份,就像黄世仁没有资格去批评剥削。那么大厂员工的阶级身份是什么呢?
2021年3月15日

不必拯救县域中学

刘远举:所谓拯救县中,关注的是学校,而非学生;关注的是县教育局局长的利益,而不是学生的利益。
2021年3月5日

科技创新能去社会意识化吗?

刘远举:虽然某种程度上,中国已经没有李森科式的充满政治词汇的学术争论,但在理工科领域,社会意识的影响仍然非常强大。
2021年2月2日

代孕问题冷思考

刘远举:伦理是多变的,自由与权利比伦理来的更为久远、自然、更为恒定,也更为具体。
2021年1月22日

点外卖带来的“慵懒”到底有没有价值——答项飙的三个问题

刘远举:认为市场娇纵了消费者、造成资源浪费,这正是计划经济者批判市场经济的主要观点。
2021年1月17日

华为腾讯掐架:手机厂商渠道控制力变弱是大趋势

刘远举:在反垄断的大背景下,华为的声明似乎是在暗示腾讯的市场垄断地位。但实际上,反而是所谓硬核联盟涉嫌垄断的可能性更大。
2021年1月4日

反垄断势在必行,也应避免被情绪化舆论裹挟

刘远举:电商、电子邮件、数码相机、网约车、微信公号,每个新事物背后都有某个行业的一片哀嚎。那么该禁掉他们吗?
2020年12月15日

为什么如今炫富不能引发社交媒体刷屏

刘远举:嘲笑弱者,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。批评富者,会被认为仇富,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。
2020年11月23日

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

刘远举: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强行改变传统低风险的分期模式,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,以不诚信、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。
2020年11月20日

反垄断监管,过犹不及

刘远举:平台的规模性的确可能被滥用,同时它也可能带来效率、公平与发展。监管当然需要,却需要注意过犹不及的问题。
2020年11月13日

电梯停了之后——996、内卷化、佛系

刘远举:随着大公司上市,无法爆发式发展。职场的无风险红利消失了。电梯停顿,预期还在。于是为了电梯内那点空间,无数聪明人竞争、挣扎。
2020年10月19日

TikTok未来上市后的股权机制与发展

刘远举:企业要走出去,必然面临各种风险。化解这些风险需要当地的伙伴,而最铁的伙伴,就是各种性质的股东。
2020年9月18日

埃里森种豆得瓜,TikTok柳暗花明

刘远举:此举不涉及TikTok出售,也不涉及其核心技术转让,更像是企业重组。有人戏称,这是美国版的云上贵州,简称“云上加州”。
2020年9月17日

以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?其实是舆论困在误导里

刘远举:交通事故与里程有关,一个普通市民每天骑电动车100公里,他所面对的风险与一个外卖骑手没有差别。
2020年9月11日

芯片的进口替代与出口导向

刘远举:时代不一样了,现在有了市场机制,资金链断裂事情就停下来了。不至于拿出良品率极低或者没有市场的芯片,就如同当年炼出的废钢。
2020年9月9日

小区式骨灰堂背后的 “民生”、“民死”之艰

刘远举:中国的死人与活人,都处于几乎一模一样的土地政策之下:供应限制、身份限购、年限,高价。
2020年9月4日

复杂与精巧:小份菜与市场经济

刘远举:小份菜对消费者的好处,不在于节省,而在于可以用同样的支出尝到更多口味。但对于餐饮业来说,会导致更高的成本。
2020年8月21日

节约粮食应该,但也不要制造恐慌

刘远举:在内循环的时代,每一个需求都是珍贵的。提振消费才是当前稳增长的重点。
2020年8月18日
上一页‹‹12345››下一页